长葛一村净是生意人:投资3000万建物流园!

三年前,老城岗张村投资3000万元的老城钢材物流园开张!三年时间里,这个位于一号路旁的钢材物流园已经成长为我市最大的钢材交易市场之一。

任谁都想不到,半个世纪前那个靠卖菜为生的岗张村,能在今天成长为长葛有名的工业村。

2000年,张留记开始担任岗张村党支部书记。20年来,这位市人大代表和基层干部见证了岗张村人变得更富裕、更团结、更文明、更开放。这样巨大的变化,也让这位深耕基层多年的长葛市人大代表对岗张的未来充满希望。

现在说起岗张,很多人第一印象都是工业强,有个特别大的钢材物流园。但在30多年前,岗张村还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小村子,与华北平原上其他许多农村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时候我们这儿的头号产业就是种菜!”张留记回忆说,“岗张紧挨着老城镇区,自从明朝洪武年间村里的先民从山西迁过来之后,几百年来,岗张百姓都是靠着种大白菜担到县城卖来维持生活。”

90年代初,随着长葛工业的觉醒,嗅觉敏锐的岗张村人开始有意识地向工业生产转向。

“这得益于奔马厂的快速扩张。”张留记说。整个90年代,全国的农村都在发生巨大变革,很多像我们这里一样的地区正在逐步进行农业机械化改造,由此带动了一大批农业机械生产厂家的崛起。而当初建于老城镇的奔马机械厂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凭借着奔马三轮车这个拳头产品,奔马机械厂不但自己在全国农业机械市场连战皆捷,还培养了一大批熟练的产业工人,并为长葛提供了巨大的上游加工市场。

老城钢材物流园总投资超过3000万元,占地470亩,吸引各类钢材、机械制造交易商户200多家。

岗张人瞅准了这个前景无限的巨大市场,一大批人投身到为奔马机械厂制造上游加工原件的队伍中。“当时我们村只有2000多口人,但是生产各种配件的厂家就有40多个。”张留记回忆说。

如果用两个词形容自己家乡的父老乡亲,张留记心中的这两个词是“勤劳”“精明”。说他们勤劳是因为他们不怕苦不怕累,在那个长葛民营工业艰难起步的年代,用自己的双手发家致富。说他们精明,是因为这群20年前还靠刨土地过活的岗张人,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零部件加工,转而开始尝试扩大生产线,自己生产完整的车辆。

2008年前后,世界金融危机的风暴刮向了小小的岗张村。当时岗张大大小小的工厂正处于从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方式向现代企业转型的关键时期。一大批工厂受到波及,关门大吉。“那段时间是全村工业发展最艰难的时候,大批订单被取消,大量货物堆积,好多从90年代做起来的厂都撑不下去了。”张留记叹道。

但是这次席卷全世界的金融危机并没有打倒岗张人。随着金融风暴造成的影响逐步缓解,很多岗张人开始反思此前那种粗放式的发展模式。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些活下来的工厂整体发展思路都变了,大家变得更加谨慎也更加专业,日常生产和管理也更加精细化。有些企业开始转型向利润更高的整套设备生产,可以这么说,金融危机给岗张人上了一堂课,这堂课之后我们村几乎所有企业都开始向现代化转型。”张留记说。

“富起来只是解决了吃饱肚子的问题,能让全村人团结在一起,才是考验我们基层党支部的最大难题”

“这个问题就是人心不齐。”张留记回忆说,“过去大家都以种地为生,邻里关系也比较近。但是自从开始做生意后,整日里都忙着自家的生意,邻里关系反而更远了。最离谱的是,因为平时走动少,有些后街和前街的村民,几年没见过一面!”

在张留记的提议下,岗张村开始每年评比十星级文明户、好媳妇、好公婆等光荣称号。这些称号的候选人都是经过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共同提议选出的。张留记还带着70个党员挨家挨户落实候选人的具体情况。

图为岗张村修建的总容积180立方米的化粪池,为改厕之后的村民提供污水处理服务。

“等到颁奖的时候,就更热闹了!全村人都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看谁家人上台领奖。这种热闹的气氛中,大家的距离自然而然就近了。”张留记说,“除此之外,我们每年还有孝道大餐、助学捐款等活动,这些活动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全村人召集在一起,大家见的面多了沟通就多了,感情自然而然就好了。”

除此之外,岗张村日常每一项工作,在经过党支部商讨拿出具体方案后,都需要经过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的讨论进行修正。修正之后还要在村里经过多次公示,务必保证村里的大小事务,村民都能参与进去。村民的参与感强了,对于党支部的信任也更高了。

这些努力显然得到了收获。2019年夏季,全长葛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村“厕所革命”。岗张村第一批改厕方案在40户村民中进行试行。与其他很多村子需要党员带头改厕不一样,岗张村这第一批40户村民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村民。

“因为他们真的信任你,觉得你推行改厕是在给大家带来福利,参与的热情自然而然就高了。”张留记说,“这40个名额大家都是抢破头主动改的。我们后来总结的时候,只感觉最初的方案太保守了,就应该多准备点,让更多人及早参与进来。”

岗张村党支部也没有辜负村民的信任。改厕工作中最大的难题就是村民改厕之后的污水如何处理。为此,岗张村建成了总容积180立方米的密封式化粪池,全村的厕所污水经过过滤后都集中放进化粪池里,村里很多老人还种着菜,谁想做绿肥就直接在化粪池里拉走。污水排放的问题也迎刃而解。

“不仅可以直接用化粪池里的绿肥,我们连给村民用的抽粪车都准备好了。别忘了,岗张人就是做车出名的,改造一两台抽粪车还不是小菜一碟。”张留记说。

今春新冠肺炎肆虐之际,因为需要封村抵御疫情。岗张人的创造力被彻底地激发起来。除了党员和村民代表组成的消杀防疫队伍之外,做不成生意闲在家里的岗张人心闲手不闲,他们在自家工厂的生产线上直接改装出了自动化的消杀防疫车,开到村委大院里让村里免费使用。另一部分岗张人设计了一个自动消杀门,竖在村门口,每当有人或者有车辆经过,消杀门都会自动喷出消毒水,大大提高了效率。

“这些东西,全靠岗张人这二三十年在工业上的积累,你去长葛其他地方还找不出这样的人才呢!”张留记得意地说。

“啥样的土地长啥样的庄稼,我们迄今为止所有工作都是从3000多口岗张人出发”

“俺村人之前世世代代就是种地为生,种地讲究一个道理,啥样的土地长啥样的庄稼。所以我们村迄今为止所有工作,都是站在我们岗张村的实际情况上,从3000多口岗张人的实际利益出发的。”张留记说。

去年,我市农村“三变改革”的大幕拉开。张留记在第一次推进会上对所有党员和村民代表激动地说:“‘三变改革’就是要以企业化的方式来进行村庄管理,过去一提起来上级推行的各项工作,大家都抱怨没钱做不了。现在好了,我们可以通过对村里集体经济产业化的管理,自己村做生意,自己村赚钱,自己建设咱们岗张!咱们岗张人在商场摸爬滚打二三十年,比做生意,咱们怕过谁?”

就在岗张村一旁,是那个投资3000万元、入驻商户超过200家的老城镇钢材物流园。近水楼台先得月,岗张村通过实际走访,了解到商户具体情况后,组建成立了岗张村保洁公司,专门负责钢材物流园200多户商家的日常卫生清洁与搬运工作。

“实际上我们之前的集体经济收入还算可以,日常一些活动也有一些爱心企业家参与,还是比较好开展工作的。但是成立保洁公司就意义不同了,我们村不再是过去把土地租给你的老板了,反而成了为人家提供服务的一个乙方,这样也间接拉近了与商户的关系。”张留记说,“此外,这么多商户平时有很多搬运业务,有些商户忙起来自己人手根本不够用,再雇一个又太浪费。我们就把村里的闲置劳动力整合起来,为200家商户提供一个整合的搬运业务,这样的方式非常灵活,村民得到了收入,商户也得到了实惠,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据统计,随着保洁公司的运营进入正轨,仅此一项每年就能为岗张村带来10多万元的集体经济收入。

“过去我们岗张人喜欢一句话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那时候因为做生意抢客户,大家的关系弄得很紧张。现在我们喜欢另外一句话叫‘来了岗张就是岗张人’,我相信未来的岗张,一定会是一个更文明、更开放的工业化社区。”张留记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