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运动共舞 为竞技增色——索契冬奥会央视体育转播赏析

往届冬奥会,笔者没有过多关注过央视的相关节目。——英达出发去解说女子冰球决赛、路上与央视记者的心迹对白、赛后对美国女子冰球队一“老友”队员的安慰……就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微型情景剧。

往届冬奥会,笔者没有过多关注过央视的相关节目。索契冬奥会期间,比较集中地收看了央视体育频道的节目,并留下了不错印象。由于没有完整、系统地收看,所以观感难免挂一漏万,此文仅为目力所及的点滴集纳。

冬奥会的项目虽不如夏奥会多,但冰雪两个大项中也包含十五个分项,央视主持人团队在所有的转播项目上都有自己人。在这个不小的团队里,央视体育频道总监助理张斌,作为开幕式及直播间赛后访谈节目主持人,以其特有的睿智、机敏及出色的宏观驾驭能力,无愧于权重级角色。最具代表性、且好评如潮的是开幕式上发生意想不到的“四环”事故时,他以独有的镇定与幽默的解说“救场”。他说,这(没有打开的)雪花很形象地表达了这正是冬奥会。“救场如救火”,这简单、巧妙的一句解读,既体现了临场应变能力,又为东道主解围、解嘲,同时还展现出中国电视人的胸怀“高端大气上档次”。

在中国男子冰壶队做客张斌的直播间时,由于长期处于“丑小鸭”地位,“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四个小伙子走进央视演播厅,紧张和木讷在所难免。一开始,张斌先请队员们用个性化语言介绍自己时,就吃了“闭门羹”。队员们不是不配合,而是队长刘锐开始就是一句“我是××”。可是,张斌马上风趣地用“好,你先欠着我,一会儿在节目中用别的方式再补上”化解了刚露头的尴尬。接下来进入张斌轨道,这对他来说驾轻就熟、游刃有余,5个人谈笑风生,像老朋友一样地敞开心扉,打开话匣子……

在央视的“体坛风云人物”颁奖晚会等大型活动中,张斌常常就是一个人主持,但效果依然不逊色一男一女的组合主持,索契冬奥会上他的举重若轻,完全是一种厚积薄发。有人说,张斌天生就是体育主持人的料,但事实上,他的被认可,更是对平时超常勤奋的一种回报。2009年“十一”前夕,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了一场国庆五十周年·体坛五十辉煌的颁奖晚会,笔者承担了两位主持人全部串场词的撰稿工作,所以晚会开始前两个小时就赶到了现场。本以为自己是来得早的,没想到,张斌早已坐在第一排最外侧的座位上默默地研究主持词。而走上舞台后的主持词,80%都已换成他自己的。显然,天赋是次要的,勤奋+风格才是张斌成功的要义。

主持短道速滑项目转播的刘星宇、花样滑冰项目的主持人陈莹等,索契冬奥会转播期间也相当出彩。前者激情快捷的语言,后者磁性的话语,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更值得称道的一个细节,是他们在中国选手失利、外国选手夺冠时展现出的风度与气度。当结果产生后,尽管他们也同样遗憾和沮丧,但总是马上平复和调整好心情,先向外国运动员表示祝贺,并介绍其成绩来之不易。他们的语言和情绪真实真切,而不是虚与委蛇。这背后,体现的是一种大国、大台的风范,体现的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核。

喜欢下围棋的洪刚最擅长解说排球和冰壶,此次他却坐在了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转播席上,笔者只在央视5和5+频道间转台时,才无意中听到他的解说。在运动员腾起做空中旋转时,他适时地加入了“科普”,深入浅出地为观众讲解能量守恒定律与空中转体的关系。洪刚的涉猎广泛与知识积累,使得运动员们重复、单调的动作呈现在屏幕上时不再枯燥,观众们看到了看不到的体育与科学之美。

为主持人配解说嘉宾,一直是央视体育赛事转播的传统。本届冬奥会,解说嘉宾不仅云集了杨扬、叶乔波、陈露等退役冰雪名将,还及时邀来金牌获得者张虹、周洋。一两天前还在赛场搏击的她们,“鲜活”地反客为主、登堂入室,并因她们的出现,使得屏幕上有了一种夹叙夹议般的“历史”与现实的相映成趣。而文艺圈的冰球迷英达、单板滑雪迷夏雨的加盟,使央视的转播阵容愈加丰富诱人。

现在的电视观众已越来越不满足于仅仅是赛场内的比赛,他们还想看到赛场外的各种故事与花絮,想看到冬奥会的纵深。毫无疑问,央视深晓观众心理,所以全力以赴打好主战场的转播外,还把镜头调转,捕捉赛场外的各种有新闻价值、有欣赏趣味的画面,让观众3D、甚至4D地感知索契,感知冬奥会。比如:

——语言志愿者(翻译)的甜酸苦辣,特别是日本男单花滑选手羽生结弦夺冠后在混合区接受采访,因英语结结巴巴而求助日语翻译的窘态,以及日语志愿者及时赶到的生动情节。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决赛,亲朋好友欢聚徐梦桃家收看直播的场面;关键时刻徐父紧张得不敢再看,走到屋外独自一人静处,香烟在垂下的手中袅袅自燃……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些比赛项目转播前,以电视卡通画面和动漫解说形式,对相关项目的竞赛规则予以介绍,生动活泼,老少咸宜。毕竟人们对冬季项目的了解有些或是空白,或是一知半解。

——英达出发去解说女子冰球决赛、路上与央视记者的心迹对白、赛后对美国女子冰球队一“老友”队员的安慰……就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微型情景剧。

——英达与韩乔生转播男子冰球芬兰队与美国队的季军争夺战,过程中,幽默调侃、插科打诨,观众好像在看着冰球,听着相声,妙趣横生——

1、韩:哎,你看,场边上站着的那个人绿书包上别满纪念章,不过您是在帽子上别纪念章。

英:我带过帽子吗?我不戴帽子的。不过,我倒觉得这人书包的颜色有点像您帽子的颜色。

记者的采访提问,有的还停留在“你当时在想什么”、“教练事先是怎么布置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的陈旧老三段上。要知道,我们的许多运动员非常不善于表达,甚至惜字如金,所以往往很难与记者形成互动,产生编辑想要的新闻效果。但正因如此,记者的提问就是个艺术活、技术活及“心术”活。

短道速滑最后3个项目决赛前,气氛异常紧张,但突然插播了一条都灵冬奥会男子短道1000米决赛的录像,5名选手摔倒4个,滑在最后的澳大利亚选手意外夺冠。不知这是索契方面播放的电视信号,还是央视播放的,但播完后,我们的主持人来了句:让我们期待今天的决赛会发生什么意外吧(大意)。这一“观点”有两处软肋:其一、倘若是强队,十拿九稳的队,反不希望出现意外,这实是弱队心理;其二、将要进行的3项决赛,都有中国队员,且有的项目人数还占优,若按概率来说,若出意外,中国队怎能独善其身?不幸的是,一语成谶——决赛中,我们3个项目都有人摔倒。笑话没看成却变自嘲。当然,言多必失,直播情况下的主持人不可能字字珠玑,但关键节点上的不当还是越少越好。

某日冰壶比赛中,解说嘉宾道:看××国的运动员赢了后兴奋的样子,满脸通红,像打了似的。这里也有两处欠妥,一是用体坛毒品比喻不合适;二是的作用是体现在身体内部机能,而不是肉眼可见的脸部颜色。

总之,奥运会的电视信号虽都是由转播商提供,央视不能左右,但电视信号之外的索契冬奥会转播工作,“央”泱大台的央视体育做得却是非常出色,值得今后借鉴与再发挥。(中国体育报 史明)

责任编辑:王欣本文相关新闻网友评论[点击评论]热点图片查看更多美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