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并非李敖的传声筒及其它

下一阶段各国会有何行动,下阶段会谈能否迅速启动,朝核问题年后将朝什么方向发展,都是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

当李敖先生鞠着古稀之躯,意态萧然地出现在阳明山阎锡山旧居的时候,人们明白,李敖这次对胡因梦的讨伐告一段落。自上《李敖有话说》节目以来,这些日子,李敖最不开心。他没有料到,在凤凰卫视上,会出现他最忌讳的节目:他的前妻胡因梦被邀作嘉宾,讲她和他的恩恩怨怨。于是他暴跳如雷,指责鲁豫,辱骂观众,斥前妻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并告诫凤凰卫视,因为涉及了公共舆论、是非和正义,并拉到了《鲁豫有约》里,“对不起,同样的在凤凰电视台,我就要有强烈的反应给你看。”

李敖在凤凰卫视的节目做得太久了,产生一种错觉,以为凤凰卫视只是他一个人的传声筒,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容不得不同的声音。的确,在凤凰卫视的平台上,李敖比任何人都有大得多的话语权。在“嘉宾言论,不代表本台观点”的声明下,他讲了许多有益的东西,但是他发表的错误的,甚至腐朽的言论也不少,却很少有不同的声音能从这里发出。但这绝不表明,别人不可以在同样的声明下发表不同的意见。在李敖对鲁迅进行了连篇累牍的攻击和侮蔑之后,这次在纪念鲁迅逝世七十周年的时候,在凤凰卫视的“文化大观园”中,王鲁湘做的《忆鲁迅》,和在“一席谈”中,胡一虎主持的《谁是鲁迅》,提到的李敖言论和裁取的《有话说》的画面都不是作为肯定的材料引用的。尽管这种不同的声音还显微弱,但还是体现了凤凰卫视的传媒理念。

鲁豫的这期《有约》节目,我认为是我看过的鲁豫做的节目中,最好的、最有价值的一期。这位外表柔弱的可爱的女士,却有着远比男子汉还刚毅、坚强的意志。谁都知道,李敖是“思想家”、“历史家”、“文学家”,“大师”。在台湾,有着在两蒋时期坐牢的本钱。当前,上自政党领袖(别提姓陈的那个“总统”)、“立法委员”、“政府高官”,下至小报记者,普通百姓,想碰他的和敢碰他的人不多,谁不想求得个安生。在大陆他拥有众多的“敖迷”,近来虽有锐减的趋势,但数量仍然很大。鲁豫在创意之初,做这种太岁头上动土的节目,她不会不知道风险。节目一旦播出,必然遭致李敖的激烈反弹和“敖迷”们的围攻,这是可以预料的。但是,这期节目还是做了,播了。我实在佩服鲁豫巾帼不让须眉的勇气。鲁豫这期节目的成功,使我们了解了李敖的另一面。使我们看到退却光环后,更真切,更实在的李敖。做到这一点,鲁豫和她的剧组功不可没。

果然不出所料,李敖来反击了。在10月9日的节目中,他气急败坏地说:“有一个人闯了大祸,这个人就是凤凰电视里面的她

鲁豫。”鲁豫闯什么祸了?她不过是像往常一样做了一期《有约》,所不同的,这次的嘉宾请的是胡因梦——李敖的前妻。做《有约》既是她的责任,也是她的权利。既然节目是在凤凰卫视做的,它也必须遵守“嘉宾言论,不代表本台观点”的规则,那些使李敖烦恼的话,都是胡因梦讲的,胡因梦也并没有推却自己的责任。鲁豫主持了这期节目而已,何错之有,何所谓“闯大祸”。李敖在凤凰卫视节目做的太久了,太过受到尊重,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如果在鲁豫的节目中,是嘉宾拂了你李敖的逆鳞,你尽可以找嘉宾去算帐,这符合凤凰卫视的游戏规则,你李敖应该比谁都清楚,犯不上跟鲁豫过不去。说鲁豫闯了大祸,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李敖从来就蔑视普通人,说他们丑陋,不像大人先生们那样光风霁月。在普通人中,有一部分景仰、支持、赞美李敖的人,就是所谓的“敖迷”,李敖是如何看待这些人的呢?李敖说:“我们每一个这种公众人物所面对的一个痛苦的局面,就是那些你看到对你很好的人,赞美你的人,常常就是杀你的凶手。”“我常常讲了一句比喻,就是看你走出来为你鼓掌的人,当你上断头台的时候,这些人也在鼓掌,……事实上这群人是很残忍的。”他还说:“所以一般人以为,你们这些人拥护我,爱护我,投票给我,为我鼓掌,事实上,这批人同样的要看你出洋相”。李敖的这些话是很值那些“敖迷”们,好好想一想。当你以孺慕的真诚之心,崇拜你的偶像,支持他,拥护他,给他鼓掌的时候,他却在骂你是杀人凶手、很残忍、要看他出洋相。

蔑视普通人(包括“敖迷”)的思想,不是这位“思想家”一时意念走偏,在他的著作中随处可见,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渊源。李敖在《北京法源寺》中写到:“他(谭嗣同)心里想着,‘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黑暗时代,他们在看我们流血。我们成功,他们会鼓掌参与;我们失败,他们会袖手旁观。’”他还在《丑陋的中国人研究》中说:“例如一谈到中国的民族性,框框看法在外国人眼中,就出现了所谓“邪恶的东方人“(Sinister Oriental);在中国人眼中,就出现了所谓“丑陋的中国人”,其实东方人中国人固多邪恶丑陋,但是,不看三个臭皮匠而看看一个诸葛亮,你也会发现不同的视野和光明面,而诸葛亮的举手投足、光风霁月,也正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你不能也无法抹杀他。”他借蔡元培的“杀君马者道旁儿”的话头,解释并发挥这个典故:你骑着马赛马时很高兴,旁边的观众为你鼓掌,你因此更高兴,跑得更快,结果马累死了。所以真正杀你的马的人,就是那些拥护你的人。这就是李敖的眼里,普通人与“高人贤者”,偶像与崇拜者的关系。与别的追星族不同,“敖迷”们在拼命地追捧偶像的时候,却遭到偶像的蔑视,这是 “敖迷”们的悲哀。

李敖为了对鲁豫施压,还把这种“群众心理”做了引申,并定义一个所谓“新的心理学名词”,叫

。李敖的这一招显得十分滑稽可笑。这种把群众当群氓的观点,在李敖的头脑中,早已形成并已根深蒂固,今天冠以鲁豫的名字。难道鲁豫是这种“心理”的始作俑者,还是这种“心理”的集大成者,或是有别的特别贡献,有幸享此“殊荣”。李“大师”如果不是脑子出了毛病,就一定是真的老了,才闹出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来。

李敖的这场讨伐前妻的战役终于结束了,李敖又恢复往日的平静,又开始了《有话说》,只是意态日见落寞。这次反击一期《鲁豫有约》,竟一连用了七期《有话说》时间,从胡因梦的父母说起,说胡因梦的“毁掉大义”和不道德,说胡因梦演艺事业的没落

和写作能力的低下,说胡因梦逝去的美貌和老去的年龄,诅咒和暗示胡因梦的下场……。也许他觉得自己的节目做得很成功,而且有“施教”作用。其实,许多人都觉得他对凤凰卫视反应过分,失去了分寸感,而且是忘记了游戏规则;对鲁豫的施压滑稽可笑;对胡因梦的讨伐,不乏人身攻击和命运诅咒。李敖底过分反应,让许多人感到厌恶和看不下去。有的“敖迷”甚至说:“李敖大师,换个话题吧!”听说李敖要在年底结束他的《有话说》节目。看来,是时候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