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奥会上外国“熊孩子”志愿者 南京话逗乐伙伴

行将结束的南京青奥会除了留下精彩的比赛和文化活动,还让人们记住了不少“奇葩”的年轻人,比如“帅过头”的匈牙利击剑选手帕特里克、“睡过头”错过比赛的乌克兰射击选手科纳里耶娃。其实在志愿者中,也有不少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的外国“熊孩子”。

“阿要辣油啊?”还没和记者聊几句,南京青奥会的田径项目志愿者斯瓦丹先“秀”了句南京话,展现自己的语言天赋,也逗得他身边的小伙伴们前仰后合。“我是多哥人,2010年来到中国学习,现在在南京农业大学读大三。”他说,他来中国的4年间学会了汉语,也去了中国很多的城市,“我去过北京、上海、长春、贵阳等地,每到假期,我都喜欢到处看看中国的美丽景色。”

谈起语言能力,更是正中这位多哥小伙的下怀。“我会说英语、法语和中文,可以帮助做些翻译工作。当然,我还会说南京话呢,给你说过的。”斯瓦丹自己先笑了。

即使中午休息时间大家困意泛起时,他也能用夸张的动作和表情把“小伙伴”们逗得前仰后合。“斯瓦丹做事非常靠谱,外表看上去有些害羞,其实熟悉以后他很能聊,有时候还会卖萌撒娇呢。我们大家决定一起帮他找个中国女朋友,”斯瓦丹的搭档何凡说。

25日晚上,在田径项目志愿者的庆功会加颁奖礼上,记者又见到了斯瓦丹。这时的他收起了平时的笑脸,很严肃地站在队尾,等待着被嘉奖。离别的气氛有些太过沉重,令他也笑不出来,并肩战斗的搭档将要分离,就像本届青奥会的圣火将要熄灭一样。

与尼哈德一样乐观、阳光,并且同样语言天赋不俗的,还有来自孟加拉国的尼哈德。“你知道我叫什么吗?”他首先问记者这样一个问题。在他的注册证件上,明明写着“哈桑”,但是身材壮硕的他,拿过笔记本用“怪异”的笔顺写出“尼哈德”三个字。

他说,当初与中国结缘就是因为体育,来学乒乓球。“我是为了打破中国乒乓球队的垄断才来的,但上大学后不仅乒乓球越打越差、连运动都很少,进入了微胖界,”他捏着肚子上的赘肉说。

由于会说7国语言,在接待外国贵宾的工作之余,他还被各个场馆借调当翻译。“我会汉语、孟加拉语、印地语等,还正在学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虽然打算毕业后去欧洲发展,但他最近心中犯了嘀咕,“但是我的老师要给我介绍中国女孩,把我留在中国。”

不要以为主要负责接待贵宾就会很“高大上”,他也总会在青奥村中留下游荡。在青奥村学习分享单元的运动员职业生涯规划区,尼哈德硕大的签名就占去了背景板的一大半,想必是老师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打算,使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困惑。不过,服务青奥,他还是有坚定的信念。

“这次在青奥会当志愿者学到了很多,尤其是在翻译的时候,知道了运动员辛苦训练背后的故事,很励志,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说。(新华社记者郑昕 朱翃)

Leave a Reply